.aa
搜索
搜索
确认
取消
普立得
资讯分类
/
新闻资讯
“高定”来袭!Stratasys 2Y22 Reflection系列惊艳首秀
“高定”来袭!Stratasys 2Y22 Reflection系列惊艳首秀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米兰设计周上,Stratasys重磅推出SSYS 2Y22 Reflection系列。

该系列由Stratasys策划并使用全新的Stratasys J850™ TechStyle™3D打印机制作,通过与7个设计团队的紧密合作共同完成,其中包括正装、日装、灯光、包装设计、手袋、配饰和鞋履。

Stratasys艺术、设计及时尚总监Naomi Kaempfer说,“Reflection系列通过新颖的时尚和设计作品表达了对过去两年全球变化的思考。这一系列聚焦三大主题——个人空间、社会融合及匠心制造。”

个人空间:

过去的几年,私密的个人空间与公共空间之间的界限愈发模糊。时尚和身份设计对于亲密关系、情绪和脆弱的关注,以及舒适着装和柔软的居家服的流行印证了这一变化。

社会融合:

过去两年,我们不得不直面诸多社会不公,如平等、性别和种族问题。该系列作品是对我们共同拥有的人类价值观的致敬,也是对社区建设、社会融合和民族融合过程中日趋严峻的敏感问题的警醒。

匠心制造:

我们的目标是创造可以流行多年、跨越各个季节的设计,这样可以减少浪费。因为制造过程更加用心,每件作品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该系列的重点是慢时尚、匠心制造、可持续及对地球生态的尊重。

以下是参与SSYS 2Y22系列的7个设计团队:

Karim Rashid

是同期最为高产的设计师之一。在超过4000项投产设计、400个奖项、遍及逾35个国家的作品中,都书写着Karim的设计传奇。艺术图形和几何元素是他作品的标志性风格。他的跨学科设计完成了从2D到3D的数字化转型,创造了一系列奢华手袋和礼服,无论在休闲或高雅场合都极具时尚感。

Jasna Rok Lab

是一个获奖工作室,结合创新时尚和前沿技术,他们的作品重点在于表达情绪和心理。Jasna Rokegem与3D设计师Travis Fitch合作,使用Rhino和CLO3D软件,将EQ转化为3D算法结构。Trypophilia系列将身体经络进行了可视化,反映出了它们的具体位置,以及如悲伤、快乐、愤怒和恐惧这些不同情绪的表达语言。

Ganit Goldstein

是时装设计师兼智能纺织品研究员,专注于研究3D打印在时尚行业的应用。Ganit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四季自然的纹理——从轻脆的秋叶到柔软的春花。她成功模拟了自然光与这些元素的互动,赋予了其外套设计额外的层次感。“GnoMon”系列代表的是一种新颖的织物定制方式,并重新思考了在时尚的范畴内,构成潮流和得以永恒流传的是什么。

FORÆVA

是一个多学科设计实验室,由时尚设计师Lana Dumitru和建筑师Vlad Tenu联合创立。FORÆVA的跨文化数字刺绣提出了一个迷人的见解:以讲故事的方式建立社交联系。该系列展现了现代生活中经典的罗马尼亚民族设计,3D打印作品拉近了我们与这些文化的距离,同时也在我们近距离观察时揭示了其隐藏的意义。

Assa 

工作室在过去十年间,一直处于探索增材制造创造潜力的最前沿。Assa Ashuach为该系列设计了多个作品,包括一个独特的灯具和一个以日本折纸艺术为灵感,打印在Dinamicamiko植物皮革上的的定制手包。他设计的3D打印Evolve鞋含有定制化鞋中底“Evolve感应器”,在纪录穿着者运动信息的同时可以对数据进行研究,该鞋目前正于迪拜的未来博物馆展出。

Illusory Material

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设计工作室,由Jiani Zeng和Honghao Deng共同创立,专门从事光学和软件研究。作为知名设计师和研究人员,他们对透镜效果的研究也让他们声名大噪。此次他们将推出一款全新、可重复使用的香水瓶,将他们的研究变为现实作品。

KAIMIN

在LGBTQIA+群体非常受欢迎,并与Bjork、Lady Gaga和Beyonce等名人都有合作。这个无性别意识的时尚品牌总部设于纽约,与Travis Fitch合作设计了三件体现包容性的新作品。紧身连体衣、连衣裙和夹克的灵感均来自纽约的参数化都市建筑。

Stratasys设计部门副总裁Shamir Shoham表示,“我们与设计师和时尚工作室的合作让我们有机会使用3D打印技术为时尚行业带来一个创新的系列。我们坚信3D打印是时尚设计创新的未来,它将为时尚设计师和制造商个性化定制3D打印织物作品开辟无限可能。”

Stratasys已与米兰的Dyloan和D-house展开合作,D-house是顶级时尚技术创新中心,通过使用Stratasys 3DFashion™技术,从概念设计到生产制造,完美展示了3D打印应用的多功能性。全新D-House学院专为意大利时尚设计师而创立,Stratasys 3D打印技术是该学院的重点引进技术,旨在帮助优化设计流程。



J850 TechStyle 3D打印机让时尚设计师和制造商能够直接在织物和服装上进行打印,在色彩选择、透明度的柔性材料上不受限制。在独特的3DFashion技术驱动下,喷墨聚合物可以附着在各种类型的织物上,J850 TechStyle正引领着PolyJet™技术在高定、奢华时装和配饰制作领域开拓业务。

享誉全球的时尚专家及潮流预测师Lidewij Edelkoort表示,将3D打印用于织物和服装一直以来都受到时尚设计师们的关注,这将为他们带来无穷的潜在创意应用。她预计这款新机将引来行业内的热切关注。

“从创意工程中的细节呈现,到装饰工艺中的技术提升,Stratasys的这款多功能打印机完美实现了设计师们的各种构想,让不同的应用都可以追求细节处的极致。”

——Lidewij Edelkoort

源文摘自:Stratasys
MORE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米兰设计周上,Stratasys重磅推出SSYS 2Y22 Reflection系列。

该系列由Stratasys策划并使用全新的Stratasys J850™ TechStyle™3D打印机制作,通过与7个设计团队的紧密合作共同完成,其中包括正装、日装、灯光、包装设计、手袋、配饰和鞋履。

Stratasys艺术、设计及时尚总监Naomi Kaempfer说,“Reflection系列通过新颖的时尚和设计作品表达了对过去两年全球变化的思考。这一系列聚焦三大主题——个人空间、社会融合及匠心制造。”

个人空间:

过去的几年,私密的个人空间与公共空间之间的界限愈发模糊。时尚和身份设计对于亲密关系、情绪和脆弱的关注,以及舒适着装和柔软的居家服的流行印证了这一变化。

社会融合:

过去两年,我们不得不直面诸多社会不公,如平等、性别和种族问题。该系列作品是对我们共同拥有的人类价值观的致敬,也是对社区建设、社会融合和民族融合过程中日趋严峻的敏感问题的警醒。

匠心制造:

我们的目标是创造可以流行多年、跨越各个季节的设计,这样可以减少浪费。因为制造过程更加用心,每件作品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该系列的重点是慢时尚、匠心制造、可持续及对地球生态的尊重。

以下是参与SSYS 2Y22系列的7个设计团队:

Karim Rashid

是同期最为高产的设计师之一。在超过4000项投产设计、400个奖项、遍及逾35个国家的作品中,都书写着Karim的设计传奇。艺术图形和几何元素是他作品的标志性风格。他的跨学科设计完成了从2D到3D的数字化转型,创造了一系列奢华手袋和礼服,无论在休闲或高雅场合都极具时尚感。

Jasna Rok Lab

是一个获奖工作室,结合创新时尚和前沿技术,他们的作品重点在于表达情绪和心理。Jasna Rokegem与3D设计师Travis Fitch合作,使用Rhino和CLO3D软件,将EQ转化为3D算法结构。Trypophilia系列将身体经络进行了可视化,反映出了它们的具体位置,以及如悲伤、快乐、愤怒和恐惧这些不同情绪的表达语言。

Ganit Goldstein

是时装设计师兼智能纺织品研究员,专注于研究3D打印在时尚行业的应用。Ganit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四季自然的纹理——从轻脆的秋叶到柔软的春花。她成功模拟了自然光与这些元素的互动,赋予了其外套设计额外的层次感。“GnoMon”系列代表的是一种新颖的织物定制方式,并重新思考了在时尚的范畴内,构成潮流和得以永恒流传的是什么。

FORÆVA

是一个多学科设计实验室,由时尚设计师Lana Dumitru和建筑师Vlad Tenu联合创立。FORÆVA的跨文化数字刺绣提出了一个迷人的见解:以讲故事的方式建立社交联系。该系列展现了现代生活中经典的罗马尼亚民族设计,3D打印作品拉近了我们与这些文化的距离,同时也在我们近距离观察时揭示了其隐藏的意义。

Assa 

工作室在过去十年间,一直处于探索增材制造创造潜力的最前沿。Assa Ashuach为该系列设计了多个作品,包括一个独特的灯具和一个以日本折纸艺术为灵感,打印在Dinamicamiko植物皮革上的的定制手包。他设计的3D打印Evolve鞋含有定制化鞋中底“Evolve感应器”,在纪录穿着者运动信息的同时可以对数据进行研究,该鞋目前正于迪拜的未来博物馆展出。

Illusory Material

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设计工作室,由Jiani Zeng和Honghao Deng共同创立,专门从事光学和软件研究。作为知名设计师和研究人员,他们对透镜效果的研究也让他们声名大噪。此次他们将推出一款全新、可重复使用的香水瓶,将他们的研究变为现实作品。

KAIMIN

在LGBTQIA+群体非常受欢迎,并与Bjork、Lady Gaga和Beyonce等名人都有合作。这个无性别意识的时尚品牌总部设于纽约,与Travis Fitch合作设计了三件体现包容性的新作品。紧身连体衣、连衣裙和夹克的灵感均来自纽约的参数化都市建筑。

Stratasys设计部门副总裁Shamir Shoham表示,“我们与设计师和时尚工作室的合作让我们有机会使用3D打印技术为时尚行业带来一个创新的系列。我们坚信3D打印是时尚设计创新的未来,它将为时尚设计师和制造商个性化定制3D打印织物作品开辟无限可能。”

Stratasys已与米兰的Dyloan和D-house展开合作,D-house是顶级时尚技术创新中心,通过使用Stratasys 3DFashion™技术,从概念设计到生产制造,完美展示了3D打印应用的多功能性。全新D-House学院专为意大利时尚设计师而创立,Stratasys 3D打印技术是该学院的重点引进技术,旨在帮助优化设计流程。



J850 TechStyle 3D打印机让时尚设计师和制造商能够直接在织物和服装上进行打印,在色彩选择、透明度的柔性材料上不受限制。在独特的3DFashion技术驱动下,喷墨聚合物可以附着在各种类型的织物上,J850 TechStyle正引领着PolyJet™技术在高定、奢华时装和配饰制作领域开拓业务。

享誉全球的时尚专家及潮流预测师Lidewij Edelkoort表示,将3D打印用于织物和服装一直以来都受到时尚设计师们的关注,这将为他们带来无穷的潜在创意应用。她预计这款新机将引来行业内的热切关注。

“从创意工程中的细节呈现,到装饰工艺中的技术提升,Stratasys的这款多功能打印机完美实现了设计师们的各种构想,让不同的应用都可以追求细节处的极致。”

——Lidewij Edelkoort

源文摘自:Stratasys
由于时间紧迫,幻影的面具被3D打印出来
由于时间紧迫,幻影的面具被3D打印出来
歌剧魅影是一部音乐剧,改编自加斯顿·勒鲁 (Gaston Leroux) 1910 年的同名法国小说。它于 1986 年首次演出,已成为音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演出。早在 2022 年 3 月,该节目就在澳大利亚悉尼港的汉达歌剧院上演。只是这一次,带有一点更现代的感觉——歌剧魅影面具是3D打印的。

幻影面具的印刷不是出于新奇,而是出于必要。在过去的 2 年里,包括歌剧魅影在内的娱乐业面临着一些最沉重的 COVID 限制。由于不断变化的制作时间表以及演员阵容的可用性或不可用性 - 澳大利亚歌剧院的服装部门面临着极其紧迫的截止日期。制造面具的传统方法会花费太长时间,并且不能保证它们能舒适地贴合演员的脸。演员排练和表演都需要戴口罩。



 GoProto 集团提供的3D扫描和打印服务为服装部门提供了一种简化的解决方案,可以在其中进行必要的数字化更改和快速3D打印。

使用基于手臂的扫描仪扫描 Phantom 的面具,而便携式手持扫描仪用于3D扫描演员 Josh Robson(幻影)和替补 Raphael Wong。面罩经过定制,以适应每位歌手独特的面部结构,并在面罩中留出空间以供运动和舒适。










几天之内,Phantom 的面具和主唱都进行了3D扫描,以数字方式对面具进行了更改以适合个人歌手,并将文件发送到 Wysiwyg 3D 内部打印团队。原型已交付给澳大利亚歌剧院,准备在周末排练期间进行测试。排练后进行了设计更改——包括减轻重量和解决装配问题。幻影面具的多个副本使用3D打印,打磨光滑,并在涂上最后一层油漆之前打底。 因其耐用性和适合户外表演而被选中。服装团队对最终结果感到满意,然后能够将注意力集中在服装设计的其他方面。

源文摘自:3D printing
MORE
歌剧魅影是一部音乐剧,改编自加斯顿·勒鲁 (Gaston Leroux) 1910 年的同名法国小说。它于 1986 年首次演出,已成为音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演出。早在 2022 年 3 月,该节目就在澳大利亚悉尼港的汉达歌剧院上演。只是这一次,带有一点更现代的感觉——歌剧魅影面具是3D打印的。

幻影面具的印刷不是出于新奇,而是出于必要。在过去的 2 年里,包括歌剧魅影在内的娱乐业面临着一些最沉重的 COVID 限制。由于不断变化的制作时间表以及演员阵容的可用性或不可用性 - 澳大利亚歌剧院的服装部门面临着极其紧迫的截止日期。制造面具的传统方法会花费太长时间,并且不能保证它们能舒适地贴合演员的脸。演员排练和表演都需要戴口罩。



 GoProto 集团提供的3D扫描和打印服务为服装部门提供了一种简化的解决方案,可以在其中进行必要的数字化更改和快速3D打印。

使用基于手臂的扫描仪扫描 Phantom 的面具,而便携式手持扫描仪用于3D扫描演员 Josh Robson(幻影)和替补 Raphael Wong。面罩经过定制,以适应每位歌手独特的面部结构,并在面罩中留出空间以供运动和舒适。










几天之内,Phantom 的面具和主唱都进行了3D扫描,以数字方式对面具进行了更改以适合个人歌手,并将文件发送到 Wysiwyg 3D 内部打印团队。原型已交付给澳大利亚歌剧院,准备在周末排练期间进行测试。排练后进行了设计更改——包括减轻重量和解决装配问题。幻影面具的多个副本使用3D打印,打磨光滑,并在涂上最后一层油漆之前打底。 因其耐用性和适合户外表演而被选中。服装团队对最终结果感到满意,然后能够将注意力集中在服装设计的其他方面。

源文摘自:3D printing
ECCO 发布用于直接注塑 PU 鞋底的 3D 打印鞋类工具
ECCO 发布用于直接注塑 PU 鞋底的 3D 打印鞋类工具
在对Stratasys Origin系统上的3D打印鞋类和3D打印鞋类工具进行广泛研究之后,ECCO现在准备为更广泛的鞋类市场提供用于产品开发和商业样品的3D打印工具。

在鞋面材料和劳动力之后,模具通常是鞋类开发和取样成本第二高的元素。成本既是时间也是金钱,并且在使用 DIP 工艺制作鞋子时会被放大。ECCO 凭借悠久的创新历史和管理批发、零售和电子商务时间表的垂直整合业务,着手使用 3D 打印技术加快开发速度,减少将新产品推向市场的时间和成本。

 

 

 

在过去的 3 年中,ECCO 与关键机器 (Stratasys/Origin) 和材料 (Henkel-Loctite) 制造商合作,开发和完善用于开发和商业样品的可靠 3D 打印工具的设计和制造流程。在此期间,该公司生产了超过 250 套用于开发设施的模具工具组,并将单个模具组的注射周期数推至超过 1000 次。经过 1000 次注射后,设计团队无法检测到成品鞋中有任何模具磨损或退化。

ECCO 现在有足够的信心进入更广泛的鞋类市场,并为品牌和制造商提供机会,让他们有机会使用 ECCO 受 IP 保护的 3D 打印插件和铝框架系统,用于他们自己的开发和取样过程。

该公司打算提供 4 个套餐/选项:



全方位服务解决方案(选项 1)– ECCO 代表客户完成所有 CAD 工作、3D 打印和模具测试*,并交付经过验证的模具。


ECCO 工程师,客户打印(选项 2)– ECCO 完成所有 CAD 工作并设置 3D 打印文件,供客户在自己的机器上打印**,并得到 ECCO 的远程支持。


客户设计,ECCO Print(选项 3)——客户完成唯一的 CAD 文件,ECCO 工程师和 3D 打印模具嵌件并在需要时铣削铝框架。


许可解决方案(选项 4)——客户从 ECCO 获得技术许可**,并在自己的设施中完成所有 CAD 工作、3D 打印和模具验证,并得到 ECCO 的远程支持





 

















与传统铝材相比,使用 3D 打印模具的主要优势包括成本更低、周转速度更快、成型工厂在当地选址的可承受价格,从而减少了与运输模具相关的时间、成本和风险。此外,印刷刀片的尺寸和重量只是全铝工具的一小部分,生产所需的能量比铝工具少,并且更易于处理和储存。

* 测试是为了验证模具的功能,而不是对成品鞋底的物理测试。
** 只能使用 ECCO 认可的材料和 3D 打印机器来确保最终零件的质量。
MORE
在对Stratasys Origin系统上的3D打印鞋类和3D打印鞋类工具进行广泛研究之后,ECCO现在准备为更广泛的鞋类市场提供用于产品开发和商业样品的3D打印工具。

在鞋面材料和劳动力之后,模具通常是鞋类开发和取样成本第二高的元素。成本既是时间也是金钱,并且在使用 DIP 工艺制作鞋子时会被放大。ECCO 凭借悠久的创新历史和管理批发、零售和电子商务时间表的垂直整合业务,着手使用 3D 打印技术加快开发速度,减少将新产品推向市场的时间和成本。

 

 

 

在过去的 3 年中,ECCO 与关键机器 (Stratasys/Origin) 和材料 (Henkel-Loctite) 制造商合作,开发和完善用于开发和商业样品的可靠 3D 打印工具的设计和制造流程。在此期间,该公司生产了超过 250 套用于开发设施的模具工具组,并将单个模具组的注射周期数推至超过 1000 次。经过 1000 次注射后,设计团队无法检测到成品鞋中有任何模具磨损或退化。

ECCO 现在有足够的信心进入更广泛的鞋类市场,并为品牌和制造商提供机会,让他们有机会使用 ECCO 受 IP 保护的 3D 打印插件和铝框架系统,用于他们自己的开发和取样过程。

该公司打算提供 4 个套餐/选项:



全方位服务解决方案(选项 1)– ECCO 代表客户完成所有 CAD 工作、3D 打印和模具测试*,并交付经过验证的模具。


ECCO 工程师,客户打印(选项 2)– ECCO 完成所有 CAD 工作并设置 3D 打印文件,供客户在自己的机器上打印**,并得到 ECCO 的远程支持。


客户设计,ECCO Print(选项 3)——客户完成唯一的 CAD 文件,ECCO 工程师和 3D 打印模具嵌件并在需要时铣削铝框架。


许可解决方案(选项 4)——客户从 ECCO 获得技术许可**,并在自己的设施中完成所有 CAD 工作、3D 打印和模具验证,并得到 ECCO 的远程支持





 

















与传统铝材相比,使用 3D 打印模具的主要优势包括成本更低、周转速度更快、成型工厂在当地选址的可承受价格,从而减少了与运输模具相关的时间、成本和风险。此外,印刷刀片的尺寸和重量只是全铝工具的一小部分,生产所需的能量比铝工具少,并且更易于处理和储存。

* 测试是为了验证模具的功能,而不是对成品鞋底的物理测试。
** 只能使用 ECCO 认可的材料和 3D 打印机器来确保最终零件的质量。
rp+m 3D 打印波音 Starliner 航天器的座椅
rp+m 3D 打印波音 Starliner 航天器的座椅
3D 打印服务局Rapid Prototype and Manufacturing (rp+m) 通过社交媒体透露,其俄亥俄州总部的一个工程师团队已经 3D 打印了波音 Starliner 航天器使用的座椅,该航天器以联合国的方式发射到国际空间站(ISS)。 - 2022 年 5 月 19 日参加 NASA 飞行测试,并在六天后安全返回地球。

“对于 rp+m 来说,5 月是忙碌的一个月,” LinkedIn 上的帖子写道。“我们很自豪能够参与这项具有纪念意义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波音公司的任务,该任务促成了 5 月 19 日成功的星际客机发射并于上周重新进入。朋友们,增材制造‘实际上’正在改变世界!”

此外,rp+m 增材制造工程师 Cameron Rogers 不仅证实该公司支持 Starliner 的 3D 打印座椅,而且他还表示 rp+m 打印了“三套尺寸略有不同的不同座椅”。

对于这项任务,rp+m 依靠 Stratasys 的熔融沉积建模(FDM) 技术,该技术与专业的 3D 打印机和生产级热塑性塑料配合使用,以构建坚固、耐用且尺寸稳定的零件。具体来说,Stratasys 的 FDM 商业负责人 Tom Leach 表示,该团队使用 F900大容量打印机和ULTEM 9085树脂 3D 打印材料制造座椅。



美国宇航局宇航员观看联合发射联盟阿特拉斯五号火箭搭载波音公司的 CST-100 Starliner 宇宙飞船在轨道飞行测试 2 任务之前推出到发射台。图片由 NASA/Joel Kowsky 提供。

由波音公司制造的乘员空间运输 (CST)-100 Starliner 是一类可部分重复使用的航天器,旨在将机组人员运送到国际空间站和其他低地球轨道 (LEO) 目的地,作为这家航空巨头对 NASA商业乘员计划的贡献的一部分. 与SpaceX一起,波音公司的任务是建造一艘宇宙飞船来取代航天飞机,并使美国摆脱长达十年的对俄罗斯联盟号太空舱进入轨道站的依赖。

SpaceX 于 2020 年在猎鹰 9 号火箭上发射了第一次载人飞行任务后获得了成功,现在它定期将载人飞行到国际空间站。然而,波音公司在尝试让 Starliner 启动并运行实际载人任务时遇到了一系列问题。

最后一次试飞,称为轨道飞行测试 2 (OFT-2),是对 OFT-1 测试的重做,该测试于 2019 年 12 月启动,但在 Starliner 因软件逆境导致太空舱烧毁而发生故障后提前结束发射后不久的推进剂,未能到达国际空间站。

波音公司解决了这些问题,并让Starliner准备在 2021 年夏天在 OFT-2 上发射,但在计划起飞前不久的飞行前检查显示,太空舱服务模块推进系统上有13 个卡住的阀门没有响应命令。路透社最近的一篇报道称,由于Aerojet Rocketdyne是 Starliner 服务模块推进系统的官方硬件供应商,两家公司就燃料阀有缺陷发生了冲突。

从那以后,波音公司花了大约八个月的时间来解决导致航班延误的问题。一旦飞船上的阀门问题得到解决,OFT-2 终于起飞了。这对 rp+m 团队来说是个好消息,他们终于在轨道上见证了它的 3D 打印座椅。

座位上是“Rosie the Rocketeer”,这是波音公司的人体测量测试设备,以二战的铆工 Rosie 命名,作为对在航空航天和载人航天领域开辟道路的女性的颂歌。Rosie 被绑在 Starliner 上进行飞行测试,这一次是为了帮助航天器在飞行的各个阶段保持其重心。

“她是一个重 180 磅的欧洲棕褐色测试设备,旨在代表人体身高和体重的 50%,”商业船员计划船员和货物住宿子系统负责人梅兰妮韦伯说。“罗西的第一次飞行提供了数百个关于宇航员在飞行过程中会经历什么的数据点,但这次她将帮助维持 Starliner 在上升、对接、脱离和着陆过程中的重心。即使是你驾驶的汽车也必须保持重心,否则可能会翻车。”

对于 OFT-2,之前连接到 Rosie 的 15 个传感器的航天器数据采集端口用于从放置在座椅托盘上的传感器收集数据,这是将所有机组人员座椅固定到位的基础设施。Crew Module 总工程师 Dan Niedermaier 解释说,传感器可以捕获数据以表征所有四个乘员座椅的运动。

穿着波音蓝色宇航服和红色圆点头巾的罗西还戴着由 95 岁的梅克里尔手工缝制的相配面罩,她是现实生活中的罗西,她 17 岁时在西雅图的一家波音工厂帮助制造飞机岁。



 Starliner 人体测量测试设备 Rosie the Rocketeer 在 Starliner 太空舱的轨道飞行测试 2 中佩戴了手工缝制的 Rosie 主题 COVID-19 口罩和 Rosie 亲笔签名的围巾。

波音与美国宇航局的合同涵盖无人驾驶的 OFT-1 和 OFT-2 任务以及预计将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初与两名宇航员 Barry “Butch” Wilmore 和 Suni Williams 一起进行的机组飞行测试。与 OFT-2 一样,第一次载人试飞将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太空部队站的 Space Launch Complex-41 的联合发射联盟 Atlas V 火箭上升空。

试飞完成后,NASA 将开始对 Starliner 航天器和系统进行最终验证,以执行前往空间站的机组人员任务。定期、长期的商业船员轮换任务使该机构能够继续在轨道实验室上进行研究和技术调查,并为未来探索月球和火星奠定基础。

源文摘自:3dprint
MORE
3D 打印服务局Rapid Prototype and Manufacturing (rp+m) 通过社交媒体透露,其俄亥俄州总部的一个工程师团队已经 3D 打印了波音 Starliner 航天器使用的座椅,该航天器以联合国的方式发射到国际空间站(ISS)。 - 2022 年 5 月 19 日参加 NASA 飞行测试,并在六天后安全返回地球。

“对于 rp+m 来说,5 月是忙碌的一个月,” LinkedIn 上的帖子写道。“我们很自豪能够参与这项具有纪念意义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波音公司的任务,该任务促成了 5 月 19 日成功的星际客机发射并于上周重新进入。朋友们,增材制造‘实际上’正在改变世界!”

此外,rp+m 增材制造工程师 Cameron Rogers 不仅证实该公司支持 Starliner 的 3D 打印座椅,而且他还表示 rp+m 打印了“三套尺寸略有不同的不同座椅”。

对于这项任务,rp+m 依靠 Stratasys 的熔融沉积建模(FDM) 技术,该技术与专业的 3D 打印机和生产级热塑性塑料配合使用,以构建坚固、耐用且尺寸稳定的零件。具体来说,Stratasys 的 FDM 商业负责人 Tom Leach 表示,该团队使用 F900大容量打印机和ULTEM 9085树脂 3D 打印材料制造座椅。



美国宇航局宇航员观看联合发射联盟阿特拉斯五号火箭搭载波音公司的 CST-100 Starliner 宇宙飞船在轨道飞行测试 2 任务之前推出到发射台。图片由 NASA/Joel Kowsky 提供。

由波音公司制造的乘员空间运输 (CST)-100 Starliner 是一类可部分重复使用的航天器,旨在将机组人员运送到国际空间站和其他低地球轨道 (LEO) 目的地,作为这家航空巨头对 NASA商业乘员计划的贡献的一部分. 与SpaceX一起,波音公司的任务是建造一艘宇宙飞船来取代航天飞机,并使美国摆脱长达十年的对俄罗斯联盟号太空舱进入轨道站的依赖。

SpaceX 于 2020 年在猎鹰 9 号火箭上发射了第一次载人飞行任务后获得了成功,现在它定期将载人飞行到国际空间站。然而,波音公司在尝试让 Starliner 启动并运行实际载人任务时遇到了一系列问题。

最后一次试飞,称为轨道飞行测试 2 (OFT-2),是对 OFT-1 测试的重做,该测试于 2019 年 12 月启动,但在 Starliner 因软件逆境导致太空舱烧毁而发生故障后提前结束发射后不久的推进剂,未能到达国际空间站。

波音公司解决了这些问题,并让Starliner准备在 2021 年夏天在 OFT-2 上发射,但在计划起飞前不久的飞行前检查显示,太空舱服务模块推进系统上有13 个卡住的阀门没有响应命令。路透社最近的一篇报道称,由于Aerojet Rocketdyne是 Starliner 服务模块推进系统的官方硬件供应商,两家公司就燃料阀有缺陷发生了冲突。

从那以后,波音公司花了大约八个月的时间来解决导致航班延误的问题。一旦飞船上的阀门问题得到解决,OFT-2 终于起飞了。这对 rp+m 团队来说是个好消息,他们终于在轨道上见证了它的 3D 打印座椅。

座位上是“Rosie the Rocketeer”,这是波音公司的人体测量测试设备,以二战的铆工 Rosie 命名,作为对在航空航天和载人航天领域开辟道路的女性的颂歌。Rosie 被绑在 Starliner 上进行飞行测试,这一次是为了帮助航天器在飞行的各个阶段保持其重心。

“她是一个重 180 磅的欧洲棕褐色测试设备,旨在代表人体身高和体重的 50%,”商业船员计划船员和货物住宿子系统负责人梅兰妮韦伯说。“罗西的第一次飞行提供了数百个关于宇航员在飞行过程中会经历什么的数据点,但这次她将帮助维持 Starliner 在上升、对接、脱离和着陆过程中的重心。即使是你驾驶的汽车也必须保持重心,否则可能会翻车。”

对于 OFT-2,之前连接到 Rosie 的 15 个传感器的航天器数据采集端口用于从放置在座椅托盘上的传感器收集数据,这是将所有机组人员座椅固定到位的基础设施。Crew Module 总工程师 Dan Niedermaier 解释说,传感器可以捕获数据以表征所有四个乘员座椅的运动。

穿着波音蓝色宇航服和红色圆点头巾的罗西还戴着由 95 岁的梅克里尔手工缝制的相配面罩,她是现实生活中的罗西,她 17 岁时在西雅图的一家波音工厂帮助制造飞机岁。



 Starliner 人体测量测试设备 Rosie the Rocketeer 在 Starliner 太空舱的轨道飞行测试 2 中佩戴了手工缝制的 Rosie 主题 COVID-19 口罩和 Rosie 亲笔签名的围巾。

波音与美国宇航局的合同涵盖无人驾驶的 OFT-1 和 OFT-2 任务以及预计将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初与两名宇航员 Barry “Butch” Wilmore 和 Suni Williams 一起进行的机组飞行测试。与 OFT-2 一样,第一次载人试飞将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太空部队站的 Space Launch Complex-41 的联合发射联盟 Atlas V 火箭上升空。

试飞完成后,NASA 将开始对 Starliner 航天器和系统进行最终验证,以执行前往空间站的机组人员任务。定期、长期的商业船员轮换任务使该机构能够继续在轨道实验室上进行研究和技术调查,并为未来探索月球和火星奠定基础。

源文摘自:3dprint
看H350 3D打印机如何解决供应链难题
看H350 3D打印机如何解决供应链难题
H350™ 3D打印机问世之时,全球制造商正面临着供应链问题。这直接影响了H350的生产,因为PCB步进控制器面板原本是从供应商处订购。而更不幸的是,由于COVID-19疫情造成的延误,这种面板被迫停产。



H350生产团队需要在内部制定策略,最后决定使用一种方便采购得到的新电子线路板。唯一的挑战的地方在于,这种新的面板需要空气冷却。为实现冷却功能,必须在面板上安装风扇。

电路板和风扇

解决方案

为了将风扇妥善固定到电路板上,H350生产团队想到了他们最熟悉的一款机器——H350 3D打印机。他们设计并打印了一个电路板支架,利用这个支架可以轻松将风扇固定到电路板上。之后这个面板便可以安全地安装在H350打印机内。该支架占用空间极小,无需使用任何螺丝或工具。为了更加匹配,团队加固了支架,团队还控制好了尺寸,确保可以将它准确夹在电路板上。



用电路板支架将风扇与电路板连接

效果

如下图所示,132个支架可在一次打印中完成,大大提高成本效益和终端零件的产量。



凭借敏捷的思维以及对SAF技术的信任,H350生产团队成功完成了打印机生产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现在,每台H350 3D打印机都采用了由SAF技术设计并由H350自己打印的电路板支架。如果没有按需打印生产级零件的功能,就无法解决这一供应链难题,这款打印机的发布也会被迫推迟。

源文摘自:stratasys
MORE
H350™ 3D打印机问世之时,全球制造商正面临着供应链问题。这直接影响了H350的生产,因为PCB步进控制器面板原本是从供应商处订购。而更不幸的是,由于COVID-19疫情造成的延误,这种面板被迫停产。



H350生产团队需要在内部制定策略,最后决定使用一种方便采购得到的新电子线路板。唯一的挑战的地方在于,这种新的面板需要空气冷却。为实现冷却功能,必须在面板上安装风扇。

电路板和风扇

解决方案

为了将风扇妥善固定到电路板上,H350生产团队想到了他们最熟悉的一款机器——H350 3D打印机。他们设计并打印了一个电路板支架,利用这个支架可以轻松将风扇固定到电路板上。之后这个面板便可以安全地安装在H350打印机内。该支架占用空间极小,无需使用任何螺丝或工具。为了更加匹配,团队加固了支架,团队还控制好了尺寸,确保可以将它准确夹在电路板上。



用电路板支架将风扇与电路板连接

效果

如下图所示,132个支架可在一次打印中完成,大大提高成本效益和终端零件的产量。



凭借敏捷的思维以及对SAF技术的信任,H350生产团队成功完成了打印机生产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现在,每台H350 3D打印机都采用了由SAF技术设计并由H350自己打印的电路板支架。如果没有按需打印生产级零件的功能,就无法解决这一供应链难题,这款打印机的发布也会被迫推迟。

源文摘自:stratasys
上一页
1
2
...
99

服务热线:0755-82953613

二维码
关注普立得
版权所有© 深圳市普立得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5920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深圳
  • 普立得
  • 普立得
    普立得
  • 普立得

    服务热线:
    0755-82953613

  • 普立得